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新聞 視頻 專題 文化 圖片 法治 理論 時評 教育 工業園區

本報記者方方

張口就罵、拳打腳踢,或者冷暴力、精神虐待、性虐待……家庭暴力以種種方式,或明或暗存在于不少家庭之中。

只是一句“家丑不可外揚”,通常會讓一些飽受家庭暴力之苦的她(他)選擇忍氣吞聲;由于被害者與施暴人有著非常親密的家庭關系或血緣關系,被害者對家暴會具有相當大的容忍度;許多施暴人頑固地認為那是自己家里的事,別人無權干涉。因而,制止家暴仍是一個長期的話題。

對家暴零容忍,有賴于相關法律的完善、當事人自我意識的覺醒,以及更多社會力量的援助。只有越來越多的人不再將家暴看做是“家務事”,勇敢爭取社會支持,拿起法律武器,家暴才能真正離我們遠去。

現象實錄:同一屋檐下潛藏的兇惡

來自蘇州市公安局110指揮中心的最新統計,2018年我市涉及家暴類警情2260起,今年以來涉及此類警情已有1281起。

這些,都是真實發生的案例。每一個案例的背后,都有著被害者難以言說的心酸和淚水。從認識到登記結婚,小蘭與丈夫陳某僅有一個多月時間,屬于典型的“閃婚”。雙方在婚前缺乏了解,婚后才發現生活習慣、性格等各方面都有很大差異,夫妻倆經常為生活瑣事吵鬧不停,小蘭遭到多次毒打。

5月5日晚上,雙方因小蘭要回娘家一事再次發生爭執。陳某對小蘭大打出手,并用繩子猛勒小蘭的脖子,要不是小蘭呼救及時,很可能性命不保……被家暴多次的小蘭強忍悲痛報了警,從此她就寄宿在朋友那里不敢回家,直至夫妻感情進一步惡化而離婚。

王某剛過30歲,初中文化的他整日游手好閑,工作沒有一份是做得長久的。時間久了,王某不僅不工作,在家也什么事都不干,還時常向老母親要錢花。老母親稍有怨言,王某便罵罵咧咧甚至動手。四年的時間里,王某多次因瑣事毆打老母親,導致老人左右股骨骨折、右肋第九肋骨骨折、雙前臂大片狀皮下淤血,王某甚至還用塑料護套電線,將其母親雙手綁在椅子上,直到家中有人來訪,老母親才獲救。

前些年,宋某經人介紹認識了離異男子董某,之后兩人結婚。董某讓自己與前妻所生的女兒小娟與宋某同住。剛開始,宋某還能做好一位母親。時間一長,宋某與公婆、小姑子產生不少摩擦。宋某便開始把矛頭指向年僅5歲的小娟。從掐肉發展到踹踢,再到后來干脆用掃帚、木條抽打,逐步升級。前后一共施暴6次,導致孩子因受虐待身心嚴重受傷害。

幾年前,男子許某與女子張某結了婚。婚后,許某因自己性無能,采用各種方式開始對妻子進行性虐待,完全不顧女方感受。不堪忍受的張某兩次起訴至法院,終于解除了與許某的婚姻關系,一段孽緣得以結束。

“家暴的種類分為很多種,包括身體暴力、語言暴力、性暴力和冷暴力等。面對無處不在的家暴警情,為保護受害者,2018年度蘇州公安開具‘家暴告誡書’87份,今年以來已開具22份。”蘇州市公安局反家暴接處中心民警胡琪磊告訴記者。

記者調查:鼓勵更多的人不再選擇沉默

家暴愈演愈烈,施暴者變本加厲,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受害人對他們的一再隱忍。好在,社會、法律關于反家暴的保護傘正不斷完善,越來越多的受害者開始勇敢地打破沉默。

6月24日上午,在五卅路148號市婦聯權益部信訪室,居吉、蔡曉倩兩位接待來訪的工作人員,正忙著登記前來反映情況的相關人員信息。除了專用的表格臺賬,她們還記下了厚厚幾大本材料。記者發現,在這些記錄中,反映婚姻家庭的大約占了七成,而反映家庭暴力的約占三成。

說話間,一名右眼被打得青紫的女子走進門,張嘴就請求婦聯人員趕緊幫幫她,實在過不下去了。原來,這名女子因多次遭受家暴,早在2017年就與丈夫離了婚。可考慮到年幼的孩子無人照顧,離婚后兩人依然“同在屋檐下”,不思悔改的前夫還是不時對她打罵……

“家暴的發生是不分民族、種族、學歷和職業的,社會壓力的加大會反射到家庭。”蘇州市婦聯權益部部長朱敏介紹說,這些年,市婦聯接到的家暴投訴量年均為260起,2018年蘇州全市332起、市區247起,2019年以來僅蘇州市區家暴投訴量就有132起。家庭暴力投訴量的增加,從側面反映我市家暴受害者對自身權益有了更明確的認知。特別是2016年3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實施后,更多人在遭遇家暴時不再選擇沉默,而是選擇用法律方式維權。

朱敏說,蘇州是家庭暴力告誡制度的原創地。早在2013年7月1日,我市就開始實施《蘇州市家庭暴力告誡辦法》,這也是全國首個由政法部門和婦聯聯合發布的關于家庭暴力告誡的規范性文件。很快,《江蘇省家庭暴力告誡制度實施辦法》隨之出臺,國內眾多同行、學者相繼來到蘇州調研、考察。

《蘇州市家庭暴力告誡辦法》明確了家庭暴力的性質和法律責任,讓清官難斷的“家務事”從此有法可依。與此同時,如何拿起法律武器維權、有關部門如何有效執行條款,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市婦聯、姑蘇區法院對近年來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進行分析,發現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大多是女性和兒童,施暴方常以“家務事”為借口來排斥他人干涉。許多女性選擇一再隱忍,一些傷害兒童事件即使被鄰居和老師注意到了,但干涉時往往阻力重重,甚至會被孩子父母斥罵“多管閑事”。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明確了強制報告、告誡書、人身安全保護令等多重保護制度,以更好地保護家暴被害者權益。比如,強制報告是指,學校、幼兒園、醫療機構等其他單位,發現家庭暴力行為不報案者,將承擔法律責任;增設人身安全保護令是指,家暴受害者可直接向法院申請“保護令”;如果有人想以“不是一家人”為由,對同居者實施暴力,也將會被作為家庭暴力告誡。

專家分析:本該是溫暖的港灣,三成卻成為暴力的藏身所?

全國婦聯的一項抽樣調查表明,目前全國超過2.7億個家庭中,約30%存在不同程度的家庭暴力。特別是在離異夫妻和分手男女中,暴力事件比例高達47.1%。究竟是什么原因,讓家庭暴力一次次出現呢?

陳紅霞是蘇州大學研究社會問題的專家,談及家庭暴力的成因,她感慨頗多。她認為,家庭暴力不是簡單的“家務事”,而是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

從表面上看,家暴發生的導火索都是生活瑣事,比如婦女沒帶好孩子、家務沒做好、愛嘮叨、孩子的教育、父母的贍養、親戚關系處理等。而施暴者工作壓力大、不順心、酗酒、賭博、有婚外情等原因也加劇了家暴發生的概率,但背后更重要的心理因素,則是施暴者有控制對方,讓家人在行為、經濟甚至感情等方面服從自己的強烈愿望,進而一次次外化成家庭暴力行為。加上社會的包容、“大男子主義”等傳統文化和習慣,讓家暴隨時可能發生。

蘇州市婦聯曾對信訪案件做過一些數據分析。從家暴發生因由來看,近半數是由家庭糾紛引起;因“男方有外遇”“感情不和”發生家暴的排第二、第三位;余下諸如“酗酒”財“產糾紛”“賭博”等原因引起的,不到一成。從家暴雙方的關系來看,男性對女性或子女的施暴占全部家暴案件的九成以上。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由于家庭暴力多發生在家庭內部或私密空間,外界并不容易看到,所以不少人對家暴行為存在認識誤區。比如,好些人認為沒文化的人更容易家暴,但事實是,施暴者相當一部分具有大專以上學歷,其中不乏碩士、博士。

還有人認為,丈夫打老婆不對,但父母打孩子可以理解,正所謂“不打不成才”。實際上,反家暴法”“明確規定,國家禁止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父母與子女之間的暴力也是家庭暴力。

有人認為,動不動就家暴的人是“腦子有病”,但從多宗信訪案件來看,施暴者對自己的行為是有控制和選擇能力的,他(她)們是以施暴來證明自己的能力和強大。真正“有病”、精神上和人格上有障礙的只占極少數。

維權方略:遇到家暴如何保護自己?

遇到家暴,要勇于說不!但家暴受害方通常處于弱勢地位,擺脫困境還需要有充分的自我保護意識,并具備利用各種保護機制與法律武器維護好自身權益的能力。

專家提醒,遇到家庭暴力時,最重要的是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避免進一步激化施暴者情緒,盡快離開現場,緊急情況下可以撥打110報警求助。其次要有自我保護意識,熟記12338婦女維權熱線、地方救助機構以及可靠朋友的電話號碼,一旦遇到暴力隨時求助。

蘇州高新區人民法院少年庭庭長楊曉軍表示,家暴行為具有一定的隱蔽性,鮮有目擊證人,而作證的往往是一方親屬,因存在利害關系證明力較弱,因此受害者及時保存證據非常重要。比如,公安機關的110接處警記錄、《家庭暴力告誡書》、傷情鑒定書、受害者到醫院就診的診療記錄等都可以作為證據,受害者也可以通過給傷痕拍照、視頻錄像等方式及時固定證據。

有了這些有效證據,受害者才能真正舉證保護自己。發生家庭暴力事件,受害者有權利提出請求,所在的居委會、村委會等基層組織及所在單位,應當予以勸阻和調解;對于正在實施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可向公安機關提出請求,公安機關應當予以制止;其中對于情節惡劣的施暴者,受害者提出請求的,公安機關應當對施暴者給予拘留或罰款的行政處罰。

對于經常、持續實施家庭暴力,對夫妻一方身體和正常生活產生嚴重影響的,受害者可向人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并可以要求損害賠償;實施家庭暴力,致被害者輕傷以上構成犯罪的,公安機關可依法立案偵查,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追究施暴者的刑事責任。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北京麗澤SOHO試燈 系著名建筑師扎哈
舞起來 唱起來
為老人送上精神食糧
看望社區孤寡老人
做個實驗
乘游船
重庆快乐10分技巧